凯发k8国际登录首页 > > 琅琊榜第一部和第二部有什么关系 > 第1644章 欧阳旗的恐惧

琅琊榜第一部和第二部有什么关系 -凯发k8国际

好书推荐:首席请离婚总裁的契约恋人漫画阴阳师的鬼相公

小说《琅琊榜第一部和第二部有什么关系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无错小说网www.pybg01.com

王郁金香不笑,从结但也夹杂着几分来自对方的恐惧。他还记得实战演习的屁股。“从一开始,从结安热就想请你吃饭。”

方展眉头一拧,“韩子安请我吃饭了?他的鬼点子是什么?”

“方,你的思想怎么会这么肮脏!ange觉得朋友应该比朋友好,决定大方的和你握手,还特意给了你这个机会。只要你今晚在香树国际酒店吃饭,你和安热之间的误会就解决了!”

齐芳一点也不相信王图利。他不相信子涵安会原谅自己,而是相信母猪会爬树。但是,他没有直接拒绝,是时候结束他和子涵安之间的纠缠了。说实话,他一直很烦韩子安,也很烦。

“好!既然这样,我今晚一定会如约而至!”

王tuli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。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。"嗯,安热今晚会在香树国际酒店等你."

方望着王土丽的背影,笑了。

晚上7点,京都的夜生活刚刚亮出颜色的时候,s9在市中心商业区香树国际大酒店的停车场停了下来,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贵宾室。

第一个,韩子安赫然坐在其中。

“哈哈哈,你终于来了!加油加油!坐下!”

方笑笑,沉默的坐在韩子安的对面,韩子安虽然极力掩饰,但还是逃不出他的眼睛。这场宴会,从头到尾,不过是另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。

王土丽坐在子涵安旁边,除此之外,还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陪着子涵安。

“方,你要不要也来几只小鸡?今晚是我们握手言和的日子。有什么要求就告诉我!”

“算了,我对这方面不感兴趣。”方达直截了当地拒绝了,眼睛一亮,他决定试探一下韩子安,“不过我很好奇,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和我和好?你是不是觉得你帮不了我,只能做这个决定?”

子涵安撕扯着他的嘴和皮肤,他的眼皮直跳,他眼中的怒火稍纵即逝,他笑着说:“怎么可能?以前都是我的错。这几天我就是突然醒了,还是希望你不要对我有芥蒂。”

可是,老子的心里已经骂了方几千遍了,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。想到即将到来的戏剧,他的心又渐渐激动起来。

“现在让你尴尬一会儿,等着吧,看你怎么死就有意思了!”

在王土利等两人口是心非、狗腿子的附和吹捧下,菜很快就吃完了。能进子涵安眼睛的自然是顶级美食,每一道菜都是顶级奢侈品。可以说,就算有钱,也不一定能得到。

子涵安举起酒杯,对齐芳说:“齐芳,来,我们喝一杯,然后笑着去死!”

方看了看眼前的红酒,又看了看子涵,发现对方的眼神有点有趣。恐怕这红酒有猫腻。他笑了,拿起杯子时“不小心”用力过猛。咔嚓一声,高脚杯掉在地上,红酒浸到了红地毯上,红地毯的颜色更加妖娆。

“哦,我真的很抱歉。看看我的手和脚。我会把酒换成水。我相信安哥不会介意的。”

韩子安脸色变了。“那不行!”

方项似笑非笑地看着韩子安,直看得他心里发毛,除非他的计划被发现了。

最后,子涵安牵强地笑了笑,解释说:“来吧,今天是我们讲和的好日子。怎么才能把酒换成水?”这个不行。如果你把酒换成水,你就不重视这种和解!"

“是!”塔利王迅速在一旁附和,头破血流。

“来,给齐芳倒杯红酒!”老子——向王图丽示意。这红酒是特意放入了从国外进口的强效纯药,以此来让方疯狂。当他失态的时候,他把两个女人放在了他的身边,所以他不相信方能够守住!而且到时候我会把发火的过程录下来发到网上。到时候,党肯定要坏了!!

一想到这里,老子——韩安嘴角忍不住挂上,表情有些狰狞和得意。

很快,王土利从门外拿了一整瓶红酒,又给齐芳倒了一杯。

方哈阿哈一笑,抓起酒杯,来到子涵的面前,一声不吭直接碰杯,还有一些红酒溅到了子涵的酒杯里。他清楚地意识到,韩子安的脸在那一刻变得有些不好看。

“来吧!子安哥,为我们的天长地久干杯!”方开始撒谎,一点也不脸红。

子韩安犹豫了一下,以为他的酒只有几滴,然后就过去了。如果不行,就找几个女人,让视频去找国王塔利。想着此事,他举起酒杯假意道:“好!为我们永恒的友谊干杯!”

宴会一饮而尽,红酒刚刚进入喉咙,他明显感觉到了不同,瞬间明白了一切。他在心里暗暗念诵着佛祖的四个字母字,同时加倍加持,一步步化解红酒中春药的药效。从外界来看,也就是脸上泛起红晕之后,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“后~”开了个酒摊,赞叹道:“啊,子哥的红酒真好喝。这是什么牌子的红酒?我得买两瓶放家里!”

子涵安有些期待地看着齐芳,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。有的心不在焉地回答:“这是90年的罗曼尼孔蒂,但你不能用钱买。”

与此同时,韩子安也感觉到身体有些发热,之前溅到他杯子里的药物已经开始发作了!他皱起眉头。为什么喝了一杯红酒之后一切都没有发生?

方惕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,故作夸张地按住额头,“哦!怎么感觉身体突然变得这么热?我记得我的酒量还不错...我可能不能再喝了……”

老子-韩安眼前一亮,偷偷跟塔利王对视一眼,塔利王瞬间明白了老子-韩安的意图。再给齐芳倒一杯红酒,说:“齐芳,我们再喝一杯。我很高兴你能和ange握手!”

“不,我喝醉了,不能再喝了。”方达忙摆手。

“喂,别这么说,只是一杯红酒!”王土丽说着,把酒杯扔进了方的手里,眼巴巴地盯着方,期待得无以言表。

方心中冷笑一声,重重地与塔利王碰杯,那声巨响差点把塔利王吓了一跳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大口了。他看着红酒,有些犹豫。

方眼睛瞪大,似乎有些不理智,“塔利王啊,你为什么不喝酒?你不给我面子?”

王土利心里高兴。好像药物已经开始起效了!他偷偷看了子涵安一眼,得到许可后,他大口喝下了红酒。很快,他也感觉到身体渐渐变热,身旁的女服务员变得那么有魅力,心里的野火不停的烧着他的心。

本来红酒是要慢慢考虑的,但是经过党的麻烦,再加上韩子安的心思都在领导这边,就不在乎这些细节了。而为了彻底让方失去理智,他们足足加了十包剂量的红酒,就算一头大象喝了下去,他们也会陷入彻底的疯狂状态。韩子安和王图利虽然只喝了一点点,但是也受不了。

齐芳似乎有些疯狂,但他真的醒了。看着子涵安的眼神和小动作,他无声的笑了笑,拿起王土利专门为自己准备的红酒,给子涵安倒了一杯,自己也毫无问题的接过红酒,再次说服了子涵安。“加油,子安哥哥,我们的友谊越来越深厚了,但是今晚,如果你不喝醉!"

韩安的眼睛红红的,他的意志不明确,他挣扎了很久才从疯狂的边缘醒来。当他看着那张笑脸时,一种莫须有的恐慌和无助感充斥了他的脑海。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时刻的感觉,一个人笑起来可能会那么惊恐和冰冷。

他连忙摆手,身体后仰,药物让他做出本能的动作。“我不能再喝了!自己喝!”

“哎,子安雄,你真伤我心!”方叹了口气,直接一把抓住安的下巴,逼着他撬开自己的嘴,又把一整杯红酒倒进了他的喉咙。做完一切后,他心满意足地放了子涵安。

喝了一整杯子涵安后,她开始呼吸变得急促,看起来几乎一样。她直接赶走了几个女护卫,亲密地拉上了窗帘。她离开房间后锁上门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

至于盒子里会发生什么,从一开始就不清楚。

隔壁房间里,龙的身影也在其中,一个人低头把隔壁房间的情况说了一下。听了他的报告,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我没想到子涵安会再次失败。还好还是留了个因。今天晚上,我不能让齐芳走回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