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发k8国际登录首页 > > 完美世界第二城子酷听听书 > 第3508章 媳妇儿你今晚真漂亮

完美世界第二城子酷听听书 -凯发k8国际

好书推荐:荆棘后冠绝色太监

小说《完美世界第二城子酷听听书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无错小说网www.pybg01.com

就这么定了。我们谈论八卦的时候是晚上。吃完饭,圆全爸妈明天要早起上班,圆全睡觉。(工厂里这个地方不是说朝九晚五,直到后世,都是早上七点上班,六点以后起床)

张兴明躺在那里想事情,她母亲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,她不得不自己赶时间,但目前她什么也做不了,她没有多少资本。看来这几年她只能想办法买废铁了。现在她买废铁三四毛钱一斤,81年的进价涨到了二毛钱多,肯定是市里高了。82年接近四毛,十倍的利润只需要两年多不到三年。另外,买猴票还得省着。你得想别的办法。

思考了一会儿后,张兴明突然明白了,一公斤废金属多少钱?三分是四分,一吨不到三十美元。几百块钱就能收十几吨。如果直接卖给市里,肯定能赚到钱。不多倒几个钱出来吗?好吧,我们开始吧。看来明天要和二哥商量了。二哥在社会上混久了,整天打架。83后他进过几次监狱,一生都毁了。我说我想改变二哥的生活,那现在就开始吧。

再说了,你想得到这个生意,现在拿不到营业执照,只能偷。二哥和他们一伙人在社会上混的还不错,都有号(出名),没人敢整的乱七八糟。几年下来,大家都实践过,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创业团队。你知道讲义气是这个时候混社会的孩子最重要的素质,不然不会有。

第二天,早早起来,钻进孙娘家的屋里。

“二哥,二哥。”炕沿上的张兴明叫孙娘子的二哥。

“二明,怎么回事?”二哥迷迷糊糊睡着了,眼睛看着张兴明。

“二哥,起来,我在找东西,好东西。”

“二明有好东西,告诉二姐?”二姐在旁边说话。她起身坐在炕沿上梳头。萍姐还在呼呼大睡。孙爸爸和她大哥大姐都不在屋里。估计她早出去打工了,孙娘在外屋做饭。

“不,我要告诉我二哥,二哥,快起来。”张兴明伸手去拉二哥的脸,二哥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。“怎么了?你赶时间。请便。”

“穿衣服的时候,要小声说话。”没敢在二姐平面前谈挣钱。二姐比较好,小平姐相当于一个小广播。那地球上的人都知道了。二姐梳了头,穿上外套出去上班了。她刚刚被分配到一家矿业公司,这也是一个大集团。和她大哥一样,整个人只有她爸爸和姐姐,他们在露天矿里开大车。

二哥打了个哈欠,揉了揉眼睛。他不愿意穿衣服穿鞋,去外屋打水洗脸,然后擦擦脸问:“说吧,怎么了?”如果你骗我,我就敲你的大包看。"

当时二哥19岁,已经成年。初中毕业在家待业。说到失业,可能是七八十年代最有特色的名词了。这个时候计划经济,不准普通人做生意,工作完全靠国家分配,可偏偏这十年是全国人民生孩子最多的时候,家家有四五六个,所以有那么多工作要分。接班是钉子和铆钉,只能解决一个,老的要从小的退下来,没什么可做的。因此,混在街头的失业青年成为这个时代的特征。

张兴明把二哥拉到他家,关上门,让二哥很困惑。

“二哥,你现在一整天都在做什么?打架?喝酒?打扑克?”脱掉鞋子,爬上炕。他边爬边问。

“啊,怎么回事?”二哥摸着脸问张兴明。

“那是,你喝酒打扑克,钱从哪里来?没钱不行吗?”张兴明问道。

二哥看着张兴明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爸我妈怎么说我的?还是谁说我吃醋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张兴明抬起手挡住他二哥的手,摸着他的头顶说,“我只是问问,随便说说。”

“你想得到钱吗?要不要gaha?你想在小屁赚钱,是吗?我这里有十几块钱,还是?”二哥从兜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毛票,拿出两张就要放到炕上。

“停下,”张兴明喊道,看着他的二哥说,“我要你的钱,嗯?我不要钱。我是问你平时有没有钱。有什么话就赶紧说。”

“我爸我妈让你问的?”二哥斜眼看着张兴明,满脸疑惑。

“不,唉,我告诉你,二哥,我有办法挣钱,想看看你能不能做到。”张兴明是二哥,估计他的钱不容易到手,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小心。

“能赚钱吗?”二哥立刻来了兴趣,低下头小声说,声音里明显包含着一种兴奋。这年头,挣钱的方法真的很少。谁不想要钱?

“你必须挣钱,”张兴明点点头说,“你能得到资本吗?越多越好。”

“哪里可以买到?”二哥挠着头问:“你拿多少钱?”

“当然,越多越好,”张兴明说。“但是很少有干法,就是你累了。可以说可以先拿钱。”

“你先说怎么赚。”二哥还是不相信张兴明的话,但是他太小了。

“收集废铁。”张兴明看着他的二哥说:“我们得找个更大的地方收集废铁。如果资金充足,我们就不卖了。涨价两年,我们就卖了。这是最赚钱的。资金少的话,还得收集一些卖点。一点点,但是这样一来,我们赚的就少了。”

“收破烂,”二哥说,有点失望。“垃圾是谁做的,又是谁埋的?累坏了赚了多少?”

张兴明道:“二哥,别把我当小孩子看。我很认真地告诉你这件事。要不是我和哥哥的自负,我是不会来找你的。再说了,不是收破烂,是收铁,只收废铁,两年,保证赚大钱。”

“真的?”二哥还是不信。

“你能拿到资本吗?那我就让我妈告诉你,我们两家是合伙的。”张兴明不得不背着他的母亲出去。

当我听到张兴明这样说时,我的二哥开始有点相信了。如果我再伤害我的孩子,我不会帮孩子撒谎。我说:“我拿不到多少钱,我想要。大姐和二姐都上班去了。我可以要。估计有一百多块钱。”

张兴明想了一下,说:“这样吧,二哥,我让我妈给你200块钱,你尽量凑。反正钱越多赚的越多,但你得先找个大点的地方,而且一定要有墙,不然东西就丢在那里了。”

“好,我去找个地方。”二哥想了想,点点头。这个时候大集团有很多单位,小集团在工厂,只要认识人,找个闲的地方空也不是太难。

晚上,张兴明悄悄和母亲商量,拿出两百块钱作为本钱,和二哥一起收铁待售。她来回谈了半个晚上,母亲迟疑地点了点头。

三天后,二哥晚上回来,进了张兴明的家。张兴明躺在妈妈的腿上,享受着妈妈的耳朵。

“小丽来了,坐下。”母亲抬头看了看她的二哥,然后给了张兴明她的耳朵,这是张兴明小时候最喜欢的。

“第二,找到地方的时候,建安公司后面有个大医院。现在空,我哥们的爸爸是那里的领导,说我们一个月可以用五块钱。”二哥坐到张兴明身边。

“多复合?”张兴明对那个地方没有记忆,从未去过,也一点都不清楚。

“拿牛奶?”妈妈是知道的,问二哥。妈妈这么说,张兴明就想起来了。我一个人去拿过一次牛奶。从医院旁边的小道,我去了尾矿坝的顶部,然后去了山的另一边,张兴明住的大楼旁边。在那个地方,我记得有很多平房和大院子。后来初中的时候,我总是去那里玩。印象挺深的,但是上辈子没接触过,也不知道那些房子院子是哪个单位做的。

“能租多久?”张兴明问道,他的母亲换了只手,割掉了另一只耳朵。

“房租?需要多长时间?没说。”二哥说:“就说一个月五块钱让我们用。”

“这件事不得不说。我们一天两天不用,至少两年三年不用。我们必须签合同。结束后不能再多给房租了。最好是按月支付。”

“签合同?”二哥有点疑惑。此时的人没有契约的概念。

张兴明想了想,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私企了。如果个人去和单位签合同,那是不可能的。好像只能算一天。想了想,他问:“是单独的医院吗?如果能锁的话,最好有一个可以放东西住的小木屋。”

“是的,”二哥点点头。“我去看了。这是他们过去堆放材料的院子。有两个小房间。收拾收拾东西还行,冬天冷。”

张兴明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冬天给炉子弄点可乐就行了,不怕抽烟。”

就是这样。第二天二哥去租院子,签不了合同。张兴明让二哥让领导给他们一批文章,并写清楚院子是给他们用的。至于钱,我肯定不会写。估计是小领导自己留着钱。这时候建安矿建的一级挂靠厂(大小集体)的工人工资比张兴明的父亲和他们所有的民工都低得多,都不到三五。

因此,张兴明大一新生的第一项业务就是成立,废金属收购。张兴明家出了200元,他二哥凑了170多元。他把四合院捆起来,用木头钉了一张床,即使床开了。这个时候没有营业执照,去了也不行。你只要小心就行了。据说79年偷偷做了点小生意的人还不少,国家此时也视而不见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新书推荐:清风歌答案权少霸爱下堂妻伊拉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