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发k8国际登录首页 > > 海上繁花百度云txt > 第2565章 挖杨幕

海上繁花百度云txt -凯发k8国际

好书推荐:韩国伦理宫廷

小说《海上繁花百度云txt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无错小说网www.pybg01.com

张兴明说,迫嫁“把它收起来。我回家做饭。今晚我在这里吃饭。妹子,迫嫁冰箱里有吃的吗?”张兴明看着姐姐问道。

大姐抬起手,双手抓在头上,眼睛还在收拾好的袋子上搜寻。她说:“没什么。那天你买了多少?这种人吃了两顿饭还能剩下什么?”很抱歉,我是为我们买的。"

张兴明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。的确,那天他没买多少吃的回来,饺子和菜。他这边有六七个先生,两顿饭真的差不多。

张兴明俯下身子走了出去,说道:“那你先收拾行李,我去买东西。”

那个大妈瞪着她姐说:“我还想买菜呢。装车走人。一会儿就黑了。”

张兴明说:“今晚别动,明天早上装车。那天晚上走山路太不安全,也不比半天差。”

婶点了点头,张兴明走出门,和李淳的张立国一起去了市场。

到了市场,发现很暖和,交易员多了,有点像市场,热闹。

刘二被一堆人发现了。这个家伙正蹲在路边和几个小贩打扑克。张兴明挤进来,拍了拍刘二的肩膀。

刘二转头看着张兴明,说:“来,来,我有工作。你玩,老王。我给你这张卡。我告诉你,我的牌老了,赢了。”刘二叼着烟屁股站起来,抖抖外套,把扑克塞到正在看热闹的老王手里,抓起地上堆着的零钱,边说边往人群外面走:“嘎哈明?找哥哥?”

张兴明看着手中的零钱,说道:“有多大?”你不怕失去你一天赚的钱。"

刘二把钱塞到大衣大口袋里,笑着说:“不是,我二哥心里有个好主意,就是没事玩,在家真的赌博。怎么回事?”

张兴明说:“我可以发现你的问题,然后给你寄钱。现在市场上人多了,热闹了。”

刘二前后说:“嗯,暖和,大家都跑出去了。总比蹲在家里强。运气好的话会更好。不容易。”

张兴明问:“你做过吗?”

刘二义笑了笑,两颗大银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说道:“搞定了。这里的管理处五一开业,我就正式上班了,以后也拿国家工资,哈哈。”

张兴明微笑着点头。郭的市场经营存在不到十年,时间也不算短。刘二也是一个成功人士,也是这个市场的一个人物。他每天都被一群小贩抱着,生活很美好。

走到刘二摊前,张兴明说:“有什么菜?这次多拿点。上次买的时候吃了两顿饭。今天,我被埋葬了。你有多少?我可以把全名放几天。我忍不住尽可能地来。李哥,你去买肉和排骨,别掉货,她家不喜欢。”

李淳转身看着那边的肉摊,问道:“你想要多少?”

张兴明转头看那边,问刘二:“二哥,今天牲口棚里的肉还应该冻着吗?”

刘二点点头,说:“对,五月之前都是好的。”

张兴明对李淳说:“那就多买点,让卖肉的给分,多装几袋,回仓库冷冻。”李淳点点头,走了过去。

刘二一边装菜一边转头看着李淳,低声问张兴明:“你是谁?”我看见他整天跟着你,每次回来都看见他。"

张兴明说:“我没有打过几次仗,我妈妈不放心,这是跟着我。”

刘二看了张兴明一眼,笑道:“哎呀,我的保镖都带来了。真的很好。看这哥们肯定能打,这蝎子肉,拿刀看人家眼睛。”

张兴明沉默地笑了笑,伸手和刘二去拿食物。

刘二道:“你听见没有?工厂不得不再次提高工资。这笔生意可以做好。你没看。这些工人现在都在发抖。如果票是卡卡,工人真的好的时候,我们农民没法比。”

张兴明说:“在这个行业里,你挣得并不比他们多。你羡慕什么?”

刘二摇摇头说:“那不一样。我厌倦了挣钱。看着担心半夜发火的工人,好容易。你想开心,有一天开心。你必须一天看八个小时。而且上课不累,机器自己转。”

张兴明想起自己上辈子在破矿工作的经历,说:“也有累的,在破矿上很累。这并不容易。”

刘二说:“破矿里都是大集体。全民何去何从?”再说,累了一天才两个小时,其他时间都不玩了。每天每个月都是这样。"

张兴明点点头。没想到刘二这个外来户,农村户口,小贩,对厂里的事情了解这么多。有粗、中、细三个车间,工人3000人。确实如他所说,除了办公和维护团队,大部分岗位其实都是岗位中的大群体。

破碎矿石是选矿方面最苦、最累、最脏的工作。原来这个碎矿过程是在露天矿区的另一边。但是设备老化严重,产量跟不上生产。后来放在选矿厂,就是这里新建车间上的新设备。是本钢矽肺病重灾区。

矽肺是一种职业病,存在于冶金系统的矿山中,且相当普遍。主要是吸入灰尘导致的,最后人因为不能呼吸而死亡。火化后,他们可以在火中留下一个黑亮的铁肺。

在国家工业体系中,所有农民工的待遇都比大集体工人高很多,但破矿大集体工人的待遇和全民一样,甚至还要高一点。

因为没人做,没人想去试矽肺。所有农民工都是铁饭碗,没有工厂什么都做不了。他们要提高待遇,让大集体补,大集体的工人冲进去多挣钱。为了平衡,技校毕业生和黄金管理系统毕业生被迫进入破矿,两年内不能转岗。但是大部分一般都是年初转,因为每年都有新毕业生加入,工厂会视而不见。

矽肺病率之所以这么高,是因为除尘设备转不动了,大价钱买的除尘设备都成了厂房的摆设,一年转几个小时,也就是上级检查的那天。

由于除尘设备是喷水除尘,破碎后的矿石在转弯时会大面积粘在输送带上。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发明空抽气排气除尘设备。

平时,厂房里满是灰尘和烟雾。虽然有防尘口罩,但是效果不是那么理想。

而且碎矿存在很多安全隐患。输送带全程没有护栏,人在输送带两侧80 cm以内的地方活动。你也知道,只要你身体的哪个部位挂着,就会直接把人拽到腰带上,不省人事。没有别人的帮助,再好的身体,再强大的力量,也站不起来,只能等死。

工人都是一个人管几条皮带,没有别人。设备旋转声几百分贝,喊叫声两米远。

各队科长下班最紧张。他站在澡堂门口几个人,每个班去破矿上班都洗澡。他满脸是灰和汗,就像京剧《脸书》。这里工作前后点名几个人,没人敢悄悄溜走,一定有告白。缺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大事。

老宁曾经在一个破矿工作过三年,但是死了五个人,我自己也受过两次工伤,腰椎开裂,手指缺失。

没人在乎这个。

(本章结束)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新书推荐:疼学长不要再插了四书五经孟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