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发k8国际登录首页 > > 红楼梦写的什么朝代 > 第4986章 大安归来

红楼梦写的什么朝代 -凯发k8国际

好书推荐:女帝驯狼夫小村春色兰雪

小说《红楼梦写的什么朝代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无错小说网www.pybg01.com

在北大的办公楼里,搜索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搜索身心俱疲地离开了办公室,准备回老师宿舍。虽然做心理咨询师很辛苦,但也很充实,她喜欢这样忙碌平淡的生活。她一走到楼梯拐角,又看到了那辆讨厌的法拉利。果然,远处传来一个令她厌恶的声音。“竹子,你下班了。”

出现在钟面前的,手里还拿着一束娇艳的玫瑰。从钟开始做历史系辅导员开始,每天都来这里,每天都准备一束香玫瑰。有了这种日复一日的坚持,就连铁石心肠的姑娘也会动容,宋玉淑长得也不差,可谓风流倜傥,家世显赫,各种条件都不用说。在他出现的日子里,路过北大的女生不知道被偷偷答应过多少次心。

但是,钟很了解,知道城府很深,他为她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心中的野心驱使着他。

“竹子,这是我特意从法国巴黎空送回来的千叶玫瑰。喜欢吗?”

“宋玉淑,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。请不要再送我玫瑰了。我不会接受也不想接受。请不要打扰我平静的生活。”

“好,好,既然不喜欢,那就算了。”宋玉淑看上去仍然很温柔,收起玫瑰说道:“我在蓝韵西餐厅订了一顿饭。听说今天会有最新鲜的帝王蟹和竹子。我们一起去吃饭吧?”

宋玉淑说着,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举止优雅而高贵。

钟的脸色依旧未变。她对宋玉淑的纠缠已经非常不耐烦了。她无意拒绝。她直接拒绝了:“宋玉淑,请叫我的全名。至于蓝韵西餐厅,我就不去了。我买不起。我不想花。”

今天的宋玉淑,出奇的没有丝毫怒色,依旧温和的笑着:“竹子,你怎么这么没礼貌?你看不到我对你的真心吗?至于你说的,你在蓝韵西餐厅消费不起。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

“我不想和你争,我要走了!”钟直接跨过,打开他的法拉利车门,心里莫名的就上火了。我不知道宋玉淑是有意还是无意买了和自己一样的车,甚至连车身颜色都一模一样。每次上车,她都老老实实地感受着宋立科玉树的车。

她也想过换辆车,但现在只靠北大的工资生活。她想买一辆更好的车,但她完全做不到。

宋玉淑看着离开的美好画面,心里一阵冲动。每次看到钟婀娜多姿的身影,总会想起对方被自己的魅力折服的样子,内心的野心也在不断燃烧。要不是顾忌钟的身份,他早就用强硬手段了,他早就让钟嚣张到这个时候了。

可是,钟,一个剑客,不能长时间的嚣张。很快,即使她什么都不想做,她也要主动投入她的怀抱...他心想,她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冰冷邪恶的笑容。

11月的北京大学,寒风吹在地上,路上遇到行人,会起无数的哆嗦和鸡皮疙瘩。灰暗的日子空被乌云笼罩。现在才下午六点,却像夜晚。

钟回到自己的房间后,他感觉到房间里温暖的暖气,他的心平静下来。

“喵~”一只蓝色的矮猫躺在白色的暖气片上,对的瞅钟视而不见,甚至向这个奴隶问好。

钟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放下书包,一路小跑向英姿飒爽的蓝猫,就像一个找到心爱玩具的孩子。

“球球,你想妈妈吗?我妈想你,可你是我妈的小宝贝!”

“喵~”名叫秋秋的蓝猫有些发炸,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。一些人奋起反抗,避开了钟竹的拥抱。

钟对既没有生气,也没有失望。他显然习惯了主人冷淡的性格。他对着舞会甜甜一笑,转身走进厨房,开始准备今晚的晚餐。

窗外寒风呼啸,当天空的乌云空汇聚到顶峰时,终于发生了质变,美丽而寂静的雪花开始从天空飘走空,给昏暗的天空带来了一丝光亮空。

京都第一场雪猝不及防。

正在做饭的钟突然注意到客厅里的电话铃响了,不知道是谁打来的。学校领导有临时通知吗?她不想加班,只想窝在家里的被子里,看看电视剧,偶尔看看眼球。

她洗了手,拿起手机,一脸茫然。原来是她妈妈打来的电话,好久没联系了。当时她慌了,电话接通后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电话铃声缓缓响起,但钟的心里越来越焦急。他也知道自己还是要面对。他咬了咬牙,按下了连接按钮。“妈妈,是我。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,终于叹了口气,传来一个中年女声:“喂,珠儿,最近怎么样?”

“嗯,挺好的,妈,别想了。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,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想说什么。

最后,钟朱茵受不了这种没完没了的沉默,主动说:“妈,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?”

对于母亲,她心里总有些愧疚。在诺大家里,只有妈妈能给她一点温暖。至于只停留在她名下的父亲,我想起来,她除了冰冷和恐惧,找不到其他的情绪。

“竹儿,你,回来。我家好久没一起吃饭了。我特地做了你最喜欢的菜。回来。”钟妈妈的声音很疲惫,仿佛这些话耗尽了她一生的精力。

“但是……”钟被说得有些尴尬。她不想拒绝母亲的要求,但一想到父亲,她就犹豫起来。

“竹韵,你不用怕,就当是,就当是妈妈求你一次好不好?”

“妈妈!别这么说!我回去,我马上回去,等我!”钟的眼神有点模糊,她已经猜到了自己心里的某种东西。一种不好的感觉笼罩着她的心,她强烈的莫须有的痛苦让她感到有些害怕。

…………

北京市东城区方庄。这是京都有名的富人区,历史悠久。住在这里的不是有钱就是贵。他们要么是商业大亨,要么是官方老板。能在这里生活的人,已经不能单纯用钱的多少来衡量了。

方庄有很多庄园,其中最大的庄园之一方星园是北京四大家族之一钟家之家。

钟慢慢地开着车,看着身边那些不断退走的熟悉的场景,她却一点也不开心。她不知道自己会等待怎样的命运。如果让她选择,她宁愿不是钟家,而是显赫家族。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,她的命运就已经安排好了。但她不想要这样的生活,所以她反抗了。她想为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战。她不想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安排里。她死时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如果可以,她再也不会回来了。然而,如果她拒绝了母亲的要求,她就做不到。她心里叹了口气,她对momo在家庭中的冷酷无情已经麻木了。稍微想一想,可以想象我妈突然给自己打电话,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愤怒和无助交织在她心里让她很累,从来没有这么累过。

一路畅通无阻,她来到了方星园,在一座古色古香、雕刻精美的四合院前。家庭管家已经等了很久了。这时,只见钟的身影一闪,躬身道:“我见过夫人。”

钟径直从管家身边走过,走进了四合院。熟悉的场景历历在目,童年的记忆涌上心头。根据我脑海中的记忆,我在进去之前来到了厨房。远远地,她看到房间里似乎有很多人。这时候,她又犹豫了。

“小姐,别站着不动。我夫妻在等你。”

钟看了一眼管家,心里叹了口气,慢慢走进了房间。她的到来使房间里稍微停顿了一下,每个人都看着她。而她也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,除了熟悉的母亲和...父亲,还有!她的眼睛难以置信,她看到了她父母身边的最后一个人物,宋玉淑!

性情温和,向钟点了点头,并没有发现他的举止有什么不妥之处。但是,钟却敏锐地意识到,对方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野心。她内心的不安越来越严重。

“竹子,你来了,过来坐下!”钟的母亲大约50岁,但由于保养得好,她看上去像是30出头,有着迷人的眼睛和眉毛。

钟已经无法思考。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处理。她内心的不安让她想马上逃离这里,一秒钟都不想停留。

钟木看到女儿发呆,心里心疼,眼里蒙着雾气,叹了口气也无可奈何。这是一个大家庭的孩子的命运,不能违抗。终于,钟不知道她是怎么坐的,甚至她周围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。她觉得自己的世界似乎在一寸一寸地崩塌,她想要的生活正在一步步远离自己,无论怎么努力都抓不住。

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,他是宋集团的总裁,的生父宋廷和。而钟的亲生父亲钟,一开始只是看了一眼钟,然后他也没有理会,有说有笑的跟宋汀兰在一起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新书推荐:酌风流拈花一笑醉流景电线宠成侯夫人重生